返回上一頁 263 分別 回到首頁

263 分別
掌權者263 分別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斤到眾個消且韓東愣了下,道!“他討來干什么※

韓政道:“他過去應該是擔任副書記,你也不要擔心,他知道你的省份,最多是稍稍為難你,也不敢將你怎么樣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”

韓東笑了笑道:“我到無所謂。我們相差這么遠,估計也沒有什么交集。”

韓政道:“那倒不一定,你現在干得很不錯,我在燕京開會的時候。南巡長也專門表揚了你,說你很有政治頭腦,很有改革意識。”

“是嗎,那我真的感到榮幸啊。”緯東笑著道,他說的是實話,南巡長可是一代偉人,能夠得到他老人家的表揚,還真的是一種巨大的榮幸啊。

韓政道:“嗯,老太爺也很高興。對你的期望很大,你可不要翹尾巴啊。”

韓東嘿嘿一笑道:“放心吧。我會一真夾著尾巴做人的。”

韓政又道:“老太爺現在考慮你的親事問題,你自己好自為之。”

韓東頓時急了,道:“爸,我的情況您知道的,我想自己做主啊。”

韓政嘆息了一口氣,道:“這個你給我說也沒有用,再說了,老爺子要通盤考慮,你是韓家的一員,就得服從大局,我這么說你知道嗎?”

韓東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,有些郁悶地道:“難道為了大局,就不管我的幸福了嗎?”

他的話語有些怨氣,確實,他已經在為家族的命運而不斷地努力,可是連自己的幸福都不能把握,這讓他心中很氣惱。

韓政苦口婆心道:“正因為你很優秀,所以老太爺對你的期望比誰都高,那么你覺得你現在喜歡的那位,能夠給你帶來什么嗎?”

“爸,您不會還要說那一套門當戶對吧?”韓東郁悶地道。

“盡管你不愿意承認,但是實際上門當戶對確實很重要,從這一點上講,你既然選擇了從政這條道路。就得有所取舍。”韓政的語氣有些沉重,道:“而且,老太爺也知道了小喬的存在,你自己把握,怎么樣才是對你們最有利的。”

他又加重了語氣,道:“韓東。你肩負的責任很重,如果陷入了兒女情長之中,那就是我們家的最大損失啊。希望你保持清醒,另外我也和老太爺談過,希望給你物色一個讓你自己也滿意的人選。”

韓東苦笑了一下道:“你們都決定了,還問我干什么。”

韓政笑道:“因為對你重視。所以才會給你說,讓你有一個思想準備。不要到時候亂了分寸。對了。趙樂很快就要扶正了,有時間你和他多交流。”

“我知道了,還有什么事嗎?”韓東心情不好,也不想多說了,就想早點掛電話。

韓政道:“沒事了,有時間給你媽打個電話,她挺想你的,幾次說要去看你。”

掛了電話。韓東嘆了一口氣,父親這次開誠布公地和自己談到了喬姍姍的事情,并且已經明確了反對意見,只怕這就是老太爺的意思了。“看來,我還是無能無力啊。”韓東握著拳頭郁悶地道。

這時左一山進來匯報道:“縣長。甘縣長來匯報工作。”

韓東沒有轉身,道:“今天我不見任何人了。”

左一山聽出韓東的語氣有些沉重,便知道韓東的心情估計不好,應了一聲,出門對甘明迪道:“甘縣長。韓縣長正在忙,請您明天再來談工作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甘明迪有些疑惑。韓東在忙什么,竟然連見自己的時間都沒有,難道他對自己又有什么不滿了嗎。

甘明迫現在每天都是小心翼翼的。害怕韓東對他有什么不滿,今天韓東不愿意見他,就讓他心中嘀咕起來了。

左一山坐在那里,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后面的門上,韓東是因為什么心情不好呢?

剛才似乎沈縣長進去談了一會兒,難道又有什么大事生不成?

這時剛剛回去的沈從飛又來了。左一山想了一下,站起來道:“沈縣長,不好意思,剛剛縣長說了,他今天不再見任何人了。”

沈從飛愣了一下,剛才韓東接電話的時候,他就告辭了,只是關于鄧關紡織廠的問題還沒有談,所以他專門又過來一次,韓東竟然又不見人了,這是怎么回事?

“難道是因為剛才接的那個電話的原因?”沈從飛心中暗道,似乎聽到是韓東的父親打來的,難道他家中有什么事情不成。

正在這時候,里面的門開了。韓東走了出來,看到沈從飛,便道:“老沈,今天我有事耽擱,有什么事的話,明天再談吧。”

沈從飛見韓東神情自若,心想應該問題不大,道:“好的,韓縣來 ”

左一山跟著站起來,韓東道:“一山不要跟著了,你在這里負責接一下電話,有什么情況那已下來。”

“好的,縣長。”左一山恭敬地道。

韓東現在的心情很不爽,一想起喬姍姍,韓東心中就有一種愧疚的感覺。

下樓來,韓東自己開著車,前往榮州市。

接了父親的電話以后,韓東忽然很想見到喬姍姍,于是便決定曠工半天了。

一只手握著方向盤,一只手拿出大哥大來,韓東把電話打到了喬姍姍的辦公室,接通以后,韓東道:“姍姍,我馬上要到榮州來了,你下午請個假吧。”

喬姍姍愣了一下,問道:“有什么事情嗎?”

韓東道:“也沒有什么事情,就是想跟你在一起。”

“哦 ”喬姍姍的心忽然一下懸起來了,她很敏感地聽出韓東的語氣有些不好,韓東身上肯定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然的話,這個。上班時間,韓東不會專門跑到榮州來找自己。

掛了電話,喬姍姍愣愣地坐在那里,心頭各種念頭在不停地閃動著。她隱隱猜到了是什么事情。

這一段時間,喬姍姍也看了不少的新聞,看到韓東的爺爺坐在主席臺上,和中央一些干部親切交談的樣子,就讓她越地感覺到,自己和韓東之間,有著很大的差距。

這種差距,可不是靠努力能夠彌補的。

可以說,這種差距,是根本無法彌補的。

而且在此之前,喬姍姍也就略略知道,韓東的家里人應該不是很贊同韓東和自己在一起。只是一想起自己和韓東的感情,想起只要兩人一起努力,說不定事情能夠有川盯月卜,所以喬姍姍直將讀種擔憂埋在心剛才韓東的電話,卻讓她心底的擔心全都涌現出來了。

“姍姍你怎么啦?”坐在她對面的婦人關切地問道,喬姍姍在接了一個電話以后,臉色很快就有些白。這讓那婦人很疑惑,剛剛這電話是誰打的?難道是她的男朋友。兩人吵架了?

喬姍姍搖了搖頭道:“我沒事。”

她站起來,拿起手包就去給科長請了假,然后下到樓下,看了看手表。離韓東打電話才過去一會兒。韓東也不會這么快就到。

站在樓下,喬姍姍忽然有一種無助的感覺,似乎無家可歸一樣。

看和門口人來人往的樣子,喬姍姍攔下了一輛出租車,讓司機將自己送到了五星廣場,然后她來到上次和韓東引起喝茶的茶樓,要了一個包間,又來到前臺,在里面呆呆的坐了一眸子,又出來到前臺給韓東打了個電話。

回到包間,喬姍姍的心情依舊很沉重。

她的腦海之中,不斷地回想起跟韓東在一起的種種悄景,充滿了歡樂。充滿了柔情。

在大學的時候,韓東除了顯得酷一些以外,其他都是很平凡的。

那時候,誰也想不到他會有著這樣的家世。

大學畢業以后,兩盧就沒有怎么聯系,原本已經開始漸漸地要遺忘了。

可是隨著父親到榮州工作,喬姍姍也跟著下來,誰知道竟然在這里又遇到了韓東。

這讓喬姍姍感覺到了緣分的奇妙。

這是上天安排的緣分。

因此,她原本因為父親逼著自己和凌靖然談朋友,心情十分郁悶,在這種情況下,她的心扉便對韓東悄悄地開放了。

兩人之間,在他鄉異地相逢。

兩顆心就這么緊緊地靠在了一起。

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的是,韓東竟然有著這樣的家世,這讓兩人之間的感情充滿了很大的變數。

兩人的歡樂之中,也集上了一層淡淡的陰霾。

喬姍姍一個人坐在包間里面。臉上時而涌起一絲淡淡的笑意,時而蹙著眉頭,雙眼之中,有淡淡的淚光再閃爍。

過了許久,喬姍姍醒悟過來。拿出紙巾來擦了擦眼睛,然后拿出手包來,從中找出鏡子,粉餅,在臉上輕輕地拍著。

“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,那就夠了。”

喬姍姍輕輕地自語著,臉上漸漸地堆滿了笑容。

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,每一秒,都要快快樂樂的。”

整理好面容,喬姍姍的臉上充滿了一絲淡淡的笑容,顯得優雅、大方、從容,那一雙秒目之中,時而流露出嫵媚的情思。

韓東在樓下停好車,上樓來,走到喬姍姍定的包間外面,他停住了腳步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然后推門進去。

“韓東你來了。”喬姍姍站起來。猶如一只可愛的鳥兒一樣,撲入了韓東的懷中。

韓東緊緊摟住喬姍姍,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心情,這個時候,又涌起了一陣陣的漣漪。

兩人深深地吻在一起。

這一刻,四周一切都已經消失了。似乎整個世界只有他們兩人存在

兩人完全沉浸在了深深的愛意之中。

許久,兩人這才松開,韓東依舊摟著喬姍姍,低頭凝視著她的雙眼。柔聲道:“姍姍,我愛你。”

“呵呵”喬姍姍嬌聲地笑了起來,道:“我知道,我也愛你。”

韓東緊緊地摟住她,似乎擔心她忽然離開了一樣。

喬姍姍靜靜地靠在韓東的胸前,過了一會兒道:“韓東,我還沒有吃飯呢,中午吃什么呀?”

韓東道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喬姍姍想了一下道:“我想去吃燒烤。”

“好,我們去吃燒烤。”韓東說道。拉著喬姍姍的手,準備出門。

這時懷中的大哥大響起來了。韓東皺了皺眉頭,拿出大哥大一樣,又是明輥的號碼,應該是父親住處的電話。

接起來,便聽到目前余玉珍道:小東,在干嘛呢?”

“媽,”韓東稱呼了一聲。聲音有些哽咽。

“傻孩子,”余玉、珍憐惜地道,“事情我已經知道了,我明天過去看你們。”

“您要過來?”韓東愣了一下道。

“是啊,我不放心你們啊。”余玉珍嘆了一口氣,道:“我也挺喜歡姍姍這孩子的。”

她語氣一轉,又道:“不過;也沒有辦法,你們之間確實有難度的。”

韓東心中越郁悶地道:“媽,我心情不好。”

“我知道,我很快就過去看你們。”

掛了電話,弗東對喬姍姍道:“我媽明天就要過來。”

喬姍姍一驚。臉色忽然又變的白了,情況比她想象的都要重要,韓東的母親要過來看自己,那說明自己和韓東的事情,基本上已經沒有什么可能了。

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心情,這瞬間。又變得波濤洶涌起來。

韓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道:“姍姍,不管怎么樣,我都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喬姍姍忽然露出了笑容,道:“韓東,干脆我給你做情人吧。”

韓東凝視著喬姍姍,道:“對不起,”

喬姍姍伸出白哲的手,將韓東的嘴巴掩住了。她道:“韓東。別這說對不起,我知道你是愛的,這就已經足夠了。”

韓東覺得很憋屈,自己對這情況卻是無能為力,真的很郁悶。

韓東恨不得仰天大叫幾聲,以泄心中的憤怒。

喬姍姍緊緊地握著韓東的手,輕聲笑著道:“韓東,我早就想過了。我們之間的差距那么大,在一起肯定沒有多大的可能性。”

韓東咬了咬嘴唇。可是卻什么話也沒有說出來。

喬姍姍又道:“韓東,我決定了,以后我當你的情人,呵呵。不管你家里給你找了怎么樣的老婆。我都會祝福你們,只要你有時間的時候。能夠看看我,我就滿意了。”

韓東心中充滿了愧疚、柔情。這個時候,他也不知道說什么。

兩人吃了燒烤,然后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,摟在一起,安安靜靜地靠著,兩人都沒有說話,似乎都在靜靜地感悟著這無言的深情。

直到晚上十一點鐘,韓東這才把喬姍姍送到了市委小區門口,兩人依依不舍

看著喬姍姍走進小區里面,韓東的心情一片空落落的。

第二天下午,余玉珍就到了富義縣。

她是從明混市坐飛機到蜀都市,然后從蜀都坐車子過來的,這樣雖然多了一道轉折,但是花的時間,卻比坐火車要少不少。

今天是星期五,還屬于上班時間。韓東交代了一聲,便抽出時間來陪著母親。

余玉珍很明顯很擔心韓東,見韓東看起來沒有多大問題,便放心了

她從心底里,還是比較喜歡齊姍姍的。

不過,像這樣的家庭,在韓東的親事上面,她這個。做母親的,并沒有多大的言權。

因此,她只能來安慰一下韓東。

吃了午飯,韓東開車來到榮州市。將喬姍姍叫了出來。

喬姍姍看樣子已經完全地恢復了,她甜甜地叫了一聲伯母。

在她的手上,帶著余玉珍送的戒指,脖子上,是蕭貝貝送的項鏈。

余玉珍拉著喬姍姍的手道:“孩子,你和韓東,都要好好的。”

喬姍姍微微點著頭,笑臉如花地道:“伯母放心,我們都會很好的。

坐了一眸子,余玉珍對韓東道:小東你還是去上班吧,我們和姍姍聊聊天,然后逛逛街,你不用擔心我們。”

韓東知道母親有話要給齊姍姍說,于是點頭道:“你好吧,我把車子留下來。”

余玉珍道:“不用了,你開車回去也方便一些。晚點你來接我們就行了。”

韓東也不再勉強,開著車子回到了富義縣。

網到辦公室,沈從飛就來了,他是專門來看韓東的情況的。

韓東這兩天的行為有些反常,應該是有什么事情生,因此他也有些擔心。

“老沈,坐吧。”韓東說道,丟過去一支冉。兩人點上以后,就在那里噴云吐霧。

過了一會兒。韓東道:“我沒事了,老沈不要擔心,縣里面的工作還是按照正常干起走就走了。”

沈從飛點點頭道:“韓縣長有需要的地方,盡管吩咐。縣里面的事情,我會注意抓一下的。”

韓東笑了笑,盡管自己和喬姍姍之間的事情,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霾。可是生活還得繼續,工作還得繼續。

而且,兩人之間的感情,也不會因此而消失,相反的,只會更加的深刻。

韓東現在已經下定了決心,既然自己不能和家里面鬧,那么就只能接受家中的安排,至于家里面最終給自己定下毒么樣一門親事,那就不去多想了,反正自己的感情,全都寄托在了喬姍姍的身上,這無論在什么時候,都不會改變。

這次的事情,韓東進一步認識到,自己的實力還是差得太遠了。

現在自己僅僅只是表現出了巨大的潛力而已,可是在韓系中真正的地位,卻是微不足道的。

“只有掌握足夠大的權力,才有真正的言權。在自己的事情上面是這樣,在別的事情上面,也是這樣。”弗東心中暗道,“以后我要盡快地往上升,凡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掌權者 https://tw.hxxs8.com/Read/100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