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311 整市長 回到首頁

311 整市長
掌權者311 整市長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韋東在電話中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給裴保順把事情講了遍,并將自只的相滯:爾有心中的擔憂也說了出來,然后請裴保順給予支持,免得榮光縣的工作受到不應有的壓力的干擾。

既然心中已經決定要動真格地對付沙智宣,那么弗東現在就要全面動用關系,爭取將事情辦好。

剛才沙應良的電話,讓韓東感覺到,沙應良也驚氣憤得失去了理智。所以接下來他肯定會動用他的權力還有力量要干擾此事,那么韓東就要對此采取相應的措施了。

聽了韓東的電話,裴保順有些為難,道:“韓東啊,你現在僅僅是擔心,或者說是猜測而已,一切都不是事實嘛,紀委也不好辦啊。這樣吧,我立即去給丁書記匯報一下,這段時間加強紀律整頓和巡查。你那里有什么情況的話,也可以隨時通知我

其實一開始,作為市委常委、紀委書記,裴保順一直都是保持著中立態度的,反正他的工作都秉公辦理。不偏不倚,也不參與到丁為民和沙應良的爭斗之中去。

可是在沒多久,他在一次給省委常委、紀委書記汪奇才匯報工作的時候,汪奇才專門提到了弗東,話中的意思,就是要他在韓東的事情上面。要多多支持。

所以,此后在市委常委會討論關于韓東的事情的時候,他是堅定地站在韓東這一邊的,至于其他的事情,他還是保持

不過市委書記丁為民也很快看出了中間的問題,因此他就很巧妙地利用韓東的事情,連消帶打,讓沙應良狠狠地壓制住了。

裴保順對此也沒有辦法,但是他心中一直對韓東的身份很有些疑惑。上次韓東在蜀都市也不知道怎么跟前省委常委、常務副省長凌聚佳鬧翻了,而結果卻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,凌聚佳竟然很快便被中紀委給查處了。后來沒多久,省紀委書記汪奇才就向他專門提到韓東,這就讓裴保順忍不住將所有的事情聯系起來,隱隱覺得凌聚佳之所以會忽然之間被查處,應該是跟韓東有關。

“好的,謝謝裴,在現在這種情況下,裴保順確實不能做得太多,所以韓東并沒有寄希望于裴保順能夠將所有的壓力給擋住。

掛了電話,韓東想了想,自己在榮州能夠信得過的人也只有這么多啊。看來還得從多方面進行努力才行。

第二天上午,榮光縣檢察院便對沙智宣提起了公訴。

雖然吳曉寶也一起被抓了,可是此次的事情,卻主要是沙智宣弄的。所以檢察院沒有對他提起公訴。

這也是韓東經過考慮的結果。畢竟吳曉寶是吳解全的兒子,不看僧面看佛面,至少李大勇的關系在那里,也沒有必要弄得那么僵,只要將沙智宣搞定了,諒他吳曉寶也翻不出什么大浪來。

韓東雖然已經決定權利對付沙智宣,可是他自己并沒有動手,只是讓公檢法相關的機關,嚴格按照正常的程序走而已。

另一方面。弗東讓榮小民進一步加強煤礦安全整頓工作,對于那些到期了以后還沒有做好安全整頓工作的,一定要全都收回蝶炭開采權。竟然已經有了先例,那就一切按照例子來吧。

按照韓東的要求,榮小民和部網一起,然后在公安局局長曹永波派的的人的保護下,開始逐家逐家地檢查。凡是不達標的,全都當場決定取消煤炭開采權。

另外一方面,公安局也進一步加大了古雙鎮的警力,古雙鎮派出所的警員達到了三十人,同時縣公安局的巡邏警察,也隨時在古雙鎮的公路上巡查。

整個古雙鎮形勢,顯得十分地緊張。

而煤礦整頓工作小組的進度,也進行得很快,兩天功夫,他們便將古雙鎮所有的煤礦全都走了一遍,除了一家煤礦安全整治工作是達了標的。其余的煤礦全都沒有達標,因此全都被收回了開采權。

一時之間,古雙鎮的那些煤礦老板們,簡直就是雞飛狗跳,大家都慌了起來。

此前兩家煤礦鬧事,將縣委書記的車子都砸了,他們還因為這樣一來。說不定縣里面的整頓工作力度會小一些了,誰知道現在看來,整頓力度比以前還要大上不少。

而且有消息傳來,上次鬧事的兩個煤礦的真正老板是市長沙應良的兒子沙智宣,現在沙智宣也因為上次的事情被榮光縣抓起來了,很快就要判刑。

連市長的兒子都搞不定,這讓其他的那些煤礦老板,心中都十分地害怕,感覺到榮光縣的領導確實是硬氣。因此也不敢怎么鬧事,只是想著其他的辦法。

當然了,就算他們想要鬧事,也沒有那么容易,現在古雙鎮隨時都有警車在開動,隨時都看得到警察在巡邏。此外鎮政府、各個,村組,只要是能夠信得過的人,全都被動起來了,組成了治安巡邏小隊,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進行全區巡防。整個古雙鎮,被弄得就像是鐵桶一樣。原本那些挖煤的村民們本來有些不爽的,現在也是敢怒不敢言了。

此外縣里面還加強了宣傳解釋工作,告訴大家現在雖然封了礦,但是很快縣里面就會統一的招標,讓有資金實力的公司來開采媒礦,到時候先就要把安全措施弄好,而大家一樣可以去挖煤,那時候不僅收入不會少,而且大家的生命安全也的到了保證。因此原本有些躁動不安的挖煤工人們,也漸漸地平靜了下來。

“韓書記,這段時間古雙鎮的工作做得十分地扎實,能夠用起來的人。幾乎全都用起來了,鎮委鎮政府還有各鄉村的干部,幾乎是天天加班。相信過不了多久,一定能夠將古雙鎮的煤礦整頓好。”

沈從飛姿在韓東的面前,將這段時間的工作詳細地匯報了一下。他的心中,對韓東的魄力十分地佩服,他相信,這次縣委縣政府一定能夠將榮光縣的煤礦安全工作整頓好。一遼一件極為難得的事情啊要知道前面幾屆的縣委、州竹”其實也都曾經起過整頓煤礦的念頭,可是最終的結果卻是不了了之,現在看來,只怕要在韓東的手里完全地被弄好了。

當然,這樣的結果,也是沈從飛所期望的,畢竟事情辦好了,他這個縣長的功勞也是不小的。

所以,盡管韓東將村村通的工程也交給他來主持,但是他還是對煤礦整頓工作十分地在意,抽時間不斷地四處走訪、了解情況,并且深入基層去給大家做宣傳解釋工作。

“所以說嘛,只要我們認真干事情,就一定能夠辦好,關鍵是耍有信心和決心才行。”韓東微笑著道。沈從飛說的這些事情他也是知道的。“等煤礦安全整頓的工作結束以后,縣委縣政府要進行總結 對于先進個人要進行表揚獎勵,加班的工作人員也要給予相應的補償。 ”

正在這時候,桌子上的電話響起來了,韓東接起來,電話是縣法院院長張董豪打來的,他道:“韓書記。關于沙智宣的案子,市中院說因為此時影響比較大,要由市中院進行判決,王副院長下午就要帶人前來進行交接手續。”

韓東一聽就火了,憤然道:“市中院憑什么要接手,你給我頂住!”

同時,韓東對這個張董豪也有些不滿。本來按照韓東的要求,是要法院盡快地宣判的,誰知道這個張董豪竟然拖了三天時間,知道今天還沒有宣判,搞到現在市中院要出手了。

“韓書記,我也沒有辦法啊,市中院是有這個權力的,作為下級法院。我們,”張董豪唯唯諾諾地道。這兩天他覺得自己就像是生活在煉獄之中一樣,各方面的電話都打過來,讓他感覺到了無比大的壓力。

就是幣法院院長都專門打電話來了。讓他在沙智宣的案子上一定要慎重再慎重,另外還有一些相關的領導也打來電話,讓他不能亂來,不要莽撞。

無奈之下,張瑩豪就決定先頂三天,如果三天以后上面在再沒有什么動靜的話,他就只好按照韓東的要求進行判決了。

實際上,沙智宣的事情可大可的話,只需要賠點錢就行了,大的話,也可以判他一兩年的有期徒刑。

只是現在的問題匕,兩方的人物都不好惹,一方面沙智宣的父親是市長沙應良,現在沙應良已經開始通過各種關系給他施加壓力,讓他確實不敢硬來。另外一方面,韓東也是不好惹的啊,韓東一來是縣委書記。二來他干頂著沙應良這個市長對付他的兒子,要想對付他這個縣法院的院長的話,簡直就是小菜一碟。

所以張瑩豪只希望幣中院早點動手,將這個案子接收過去,他就什么也不用管了。等過幾天,就想辦法調走算了,在他看來,呆在榮光縣的地盤上,自己的日子也不怎么好過,反正這次的事情肯定會讓韓東不滿意,所以還是自覺點自己調走得了。

“哼,可惡”。韓東掛了電話憤憤地道,看來沙應良是不惜一切代價要干預這次的事情來,竟然這樣。那自己就好好地跟他斗一斗吧。

想到這里,韓東立即給市委常委、紀委:“裴書記,市法院現在要接收沙智宣的案子,此事肯定有問題啊

裴保順苦笑道:“弗東,他們也是有這個權力的。”

韓棄道:“我也知道,可是我擔心事情到了市中院以后,有些人會絢私枉法啊。”

裴保順道:“我也知道這種情況,不過暫時我們也沒有別的辦法,我們只能加強監督啊,畢竟在沒有證據之前,我們也不能隨意地干預法院的正常工作啊。”

這讓韓東非常郁悶,韓東知道,既然市法院已經動手了,那么事情到了市中院以后,肯定會出現巨大的轉變,沙智宣的牢獄之災肯定是免去了的。

沈從飛一直靜靜地坐在那里,見韓東很郁悶的樣子,他苦笑著安慰道:“韓書記,這次的事情弄成這樣也算不錯,至少給對方一個教,讓他以后不敢在榮光縣亂來了,您也不用生氣

韓東微微一笑,道:“我知道。生氣也沒有用,不過心中還是很不爽啊,這次如果不是沙智宣在后面弄鬼的話,我們的蝶礦安全整頓工作也不會這么復雜。如果因為一些人為的原因,讓沙智宣不能受到應有的懲罰,我感到有些不甘心。”

沈從飛也大致了解弗東和沙智宣的過節,在富義縣的時候,就因為沙智宣的緣故,韓東和沙應良才會鬧得那么僵的。從這次韓東的反應來看,他對沙智宣這個。人是恨透了,所以千方百計地要對付他。

不過現在看來,沙應良也是在全面地運作,看來這次他們一個市長。一個縣委書記,真的要來一次強力地碰撞了。

“好了,沈縣長你也忙吧,這這里也沒有什么事了。”韓東擺著道。

沈從飛便站起來道:“那韓書記。我告辭了他從弗東的臉色看得出來,韓東肯定不會這么罷休的,他一定會想辦法繼續跟沙應良兩

。等沈從飛走了以后,稀東思來想去,這次的事情已經鬧成這樣的,自己也沒有了退路。打蛇不死反受其害。既然已經動了手,那就要將對方干死,如今因為沙應良的緣故,只怕事情也沒有那么容易進行下去。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就連沙應良一起搞,只要沙應良倒了,我看沙智宣還能怎么蹦醚想到這里,韓東的雙眼之中,流露出了一股堅毅的神色。

隨后,韓東便拿起電話打到了市委常委、政法委:“姜書記,我是韓東。您說話方便吧

姜祥羽聽韓東的語氣很沉重。有些疑惑,笑道:“方便,韓東你有什么事嗎?”

韓東道:“姜書記,您能不能想法搞到沙市長的資料啊”

“啊一,一集祥羽吃 “捂住話筒,道!“你等幾個※

然后他過去將辦公室的門關上。走回去拿起電話道:“韓東,你想干什么?”

韓東冷冷地道:“事情到了這一步,我也只能下狠手了,沙智宣年紀輕輕能夠在榮州市干出那么大的公司,我就不相信他老子的屁股底下是干凈的。”

聽到弗東話語之中的殺伐之意,姜樣羽心中泛起一股異樣的感覺。心想看來這次韓東是動了真火了,不過這次的事情事關重大,他想了一下道:“韓東,我盡量試一試。反正你自己衡量好,我只是負責給你一些資料,具體怎么操作,我不參與。”

韓東安道:“好,就這么辦吧。”

隨后韓東又想到了一個人,那便是周正的舅舅紀國雄,他現在是財政局局長,而其前任則是沙應良的人。想必紀國雄那里能夠有些情況才對。

隨即韓東便給紀國雄打電話。知道韓東的意思以后,紀國雄也是極為震驚,心想這次沙智宣只怕真的把韓東給惹火了。不然的話,韓東也不至于狠要整沙應良了。他手中倒正好有點資料,雖然跟沙應良沒有什么直接關系,但是總能夠起到作用。便道:“我這有點資料,不過也沒有什么實質作用,要想對付他的話。韓東你還需要更多的資料才統 ”

韓東道:“我知道,暫時有什么資料先收集起來再說。”

網掛了電話沒多久,韓東的大哥大響起來了,一看是李大勇打來的,韓東接起來道:“李伯伯您好。”

李大勇笑道:“韓東啊。這次的事情你鬧得很大啊,你到底是準備怎么搞的?”

韓東不清楚李大勇的意思,但是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,道:“李伯伯。我的意思是凡是觸犯了法律法規的人,就一定嚴格技照法律法規來辦事,其他的我也沒有多想。”

“哦,既然你已經決定了,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辦吧。”李大勇也沒有說什么,聊了兩句,他便掛了電話。

“怎么樣?韓東怎么說?”吳解全坐在一旁問道。

李大勇苦笑了一下,道:“韓東這次下了狠心,一定要追究沙智宣的責任。”

吳解全神情微微一室,隨即嘆息道:“韓東這小子”血氣方網啊”

他也很無奈,如果不是牽涉到兒子吳曉寶的話,他到是很支持韓東的行為,可是這次的事情牽扯到了他自己的親人身上,他就有些坐不住了。盡管從目前了解的情況來看,吳曉寶沒有什么責任,可是如果韓東一定要來真的,到時候沙智宣著了,那吳曉寶肯定也要跟著吃虧啊。

李大勇苦笑道:“這次也不能怪弗東啊,我聽說上次在市政府鬧事。也是沙智宣通過人挑撥離間的原因。老吳,以后你要好好管管小寶才是,我看沙智宣這個小子也不是什么好東西,別讓小寶跟著他吃虧。”

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掌權者 https://tw.hxxs8.com/Read/100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