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12章 殺人 回到首頁

第12章 殺人
異世為僧第12章 殺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他明白一個道理,內力并非萬能,雖能緩解身體疲勞,卻無法根除,想恢復身體還是要休息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weNxUemi。Com

一直練到傍晚,夕陽西下,他才離開天樞院,往回走。

賀南山三人勸他,練了一天的劍,這么累還是別回去了,就住在這里吧,已經收拾好了屋子,能馬上住人。

李慕禪搖頭,笑著婉拒,還是要回去的,免得爹娘擔心,結果被三人一通恥笑,說他是媽媽的乖寶寶,長不大啦。

李慕禪笑了笑,也不在意,重活這一世,他經歷生死,看透了世情,對于親情看得很重,非常戀家。

大哥李慕風與他不同,心懷遠大,極想出人頭地,對家并不在意,李慕禪也沒怪他,前世的時候,他也如此,只顧著自己奮斗,無意中會忽視家人。

今天他沒去超然樓,自己一人獨行。

他步伐緩慢,氣定神閑。

夕陽之下,霞光之中,金陽城越發的熱鬧。

到了晚上,城中燈火通明,比白天還要繁華,尤其現在是夏天,白天炎熱,晚上涼爽,最適宜出來活動,直到半夜才會偃旗息鼓,各自散去。

頭上六個戒疤有些淡了,頭頂卻更亮,像抹了油,在夕陽余暉中閃著光澤,頸下掛著佛珠,左腕也有佛珠,腰間懸長劍。

一路之上,他偶爾會遇到熟人,合什一禮,微笑著走過,在外人眼中,他這個和尚沉靜寡言,頗有高僧風采。

帶著長劍,并非想顯威風,而想晚上接著練劍。

他禪定功夫沉,精力過人,只需睡一個時辰,便抵常人一夜,他想到一處練武的好地方,且能緩解身體疲勞,爭取時間練劍。

他左手撥動佛珠,緩步而行,每撥一個佛珠,同時邁出一步,不疾不徐,頗有韻律,給人優雅之感。

他一邊走路,心念卻專注于丹田內力,導出一小股,沿任督二脈流轉,身如浸于溫泉中,疲憊慢慢消去。

當他出了城,來到山間小路上時,已經神清氣爽,不由他贊嘆,內力雖然不是萬能,卻也妙用不少。

下午聽三師兄說,天元吐納術妙則妙矣,卻注重內力積蓄,應用則差了許多,不如少陽真經,少陰真經等。

這些內功心法消除疲勞更有效,可惜,現在他還練不得,還得乖乖吐納,像是龜爬,有得苦吃了。

天元吐納術已如此了得,少陽真經等豈不是更妙?他有些憧憬,不知金剛不壞神功如何。

他神情沉靜,撥著佛珠緩緩行著,心中想著美事,偶爾顧盼一眼四周,已經出了城,到了山間小路。

夕陽余暉殘照,漫山一片紅,瑰麗華美,山林中倦鳥歸林,讓他更加迫切想回家了。

腳步輕快,一路前行,很快來到一處茂密樹林。

這里恰是山坡最低處,再往前走,則要往山上走,翻過眼前這座山,就到了李家村。

這山頗為險要,樹林也茂密,松樹楊樹還有一些他叫不上名的樹,郁郁蔥蔥,披著一層霞光,煞是好看。

他臉色沉了沉,皺了皺眉,慢慢收起佛珠,重套回左腕。

上一次就是在這里,忽然跑出來兩個漢子,一個拿著匕首,一個拿長刀,讓他交出錢來。

李慕禪先是示弱,慢慢后退,退到樹林中時,忽然彎腰撿起一根粗樹枝,暴起發難,一口氣刺倒了兩人,下手過重,刺死一人。

第一次殺人后,他沒落下陰影,很快恢復平靜,死過一回,知道死是怎么回事,反而沒有了恐懼。

往常走到這里時,他會停一停,打量周圍一眼,回想當初動手的壯舉,自豪一番,陶醉一番。

今天到這里時,他卻覺得不對勁兒,眉心隱隱有一絲寒意,像是上午對著魚鱗劍的感覺。

他深吸一口氣,前后看看,沒人!

但不妥的感覺更濃,他知道自己禪定功夫深,五官敏銳逾常人,深信必有人埋伏。

“嗆……”他拔劍出鞘,劍指斜前方樹林,沉聲喝道:“什么人,出來罷!”

“啪!啪!啪!啪!”一個青年拍著巴掌,緩步從一株松樹后走出來。

踩著厚軟的松針,停在李慕禪身前兩丈處,青年微笑道:“你一介凡夫,有這般警醒,果然有幾分本事的,怪不得殺得了我那兄弟!”

“尊駕高姓大名?!”李慕禪沉聲道。

他乍見此人突兀出現,心中緊了緊,隨即深吸一口氣,調節身心,很快放松下來,仔細打量這青年。

此人相貌英俊,但雙眼狹長,嘴皮極薄,不像是寬厚人,身材頎長,一襲青衫飄飄,腰懸長劍,頗有幾分少年英俠的瀟灑氣度。

青年懶洋洋的,像是睡覺剛醒,歪頭打量他,微微一笑:“前一陣子你在這兒殺了人吧,他們是我兄弟。”

“你是來報仇?”李慕禪道。

“不錯。”青年點頭,笑瞇瞇的:“唉……,我那兄弟也倒霉,竟死在一個小禿驢手上,不報這個仇,他豈能瞑目?”

李慕禪淡淡看著他:“不必多說,動手罷!”

青年笑瞇著眼睛,迎著夕陽,目光鋒利如刀,臉上帶著笑:“小禿驢,可有什么要做的,未了的心愿,說不定我一發善心,幫你一把。”

他笑瞇瞇的說話,嘴里卻禿驢禿驢的叫,顯然是想激怒李慕禪。

李慕禪淡淡看著他,平靜的道:“你若怕了就走吧,我饒爾一命,……不然就別廢話,婆婆媽媽惹人笑!”

青年冷笑:“那就下去陪我兄弟吧!”

他身形晃了一下,腰間升起一道寒光,如白虹貫日,瞬間到了李慕禪眼前。

李慕禪弓步、揮劍,一氣呵成,自然的使出了梅花十二劍第一招,標準之極,絲毫不差。

“叮……”兩柄劍相斫,聲音清脆,裊裊不絕。

青年長劍一蕩,身形滯了滯,露出驚愕表情。

李慕禪雙眼驀的變亮,寒光一閃,青年忽然一頓,停了下來,背后冒出一截兒劍尖,染得血紅。

李慕禪一抽劍,熱血頓時噴濺而出,咝咝作響。

“呃……”青年死死瞪著李慕禪,長劍揚了揚,緩緩脫手,掉落草地上。

右手顫抖,指著李慕禪,張了張嘴,想要說話,卻被涌出的血堵住了,只能發出嗬嗬聲。

“砰”他俯趴到草地上,身子輕輕抽搐著。

李慕禪臉色煞白,動手時所有心思皆被摒去,一念專注于對手,此時一放松下來,有賊去樓空之感,所有的精氣神好像都聚在這一刺之中。

他盯著青年,暗自思忖:這青年的劍極快,虧得自己力氣大,震開他的劍,趁其沒恢復,使出練了十幾年的一刺。

他明白,這一次自己僥幸之極,虧得練了梅花十二劍,否則,一招也接不住,只能不顧他來劍,直接刺出,以命換命。

他這一刺固然快,卻不敢保證一定快過對方,練武之人出手多快,他心里沒底,起碼,自己這一刺比二姐差遠了。

力大無窮,梅花十二劍,疾刺,這三者皆備,才僥幸撿得一命。

他搖搖頭,嘆了口氣,露出悲憫之色,慢慢彎下腰,在那人身上蹭了蹭長劍,蹭去鮮血,然后把劍歸鞘。

隨后,他摘下左手佛珠,雙手合什,闔眼喃喃低語,迅速念了一遍超生咒。接著大步疾行,迅速離開。

異世為僧 https://tw.hxxs8.com/Read/203/index.html